棒喝逼拶

行深 —— 疑的力量越來越強

有些禪和子在提「拖死屍是誰?」,或當師父逼問:「看著!看著!」時,就會使勁往胸口看,把注意力集中在心輪的地方,師父一直逼問,他就越往心輪集中注意力,一直憋氣,弄到自己呼吸困難,想試著從心輪處看進去。有些禪和子問:「這不是『行深』嗎?」其實,這變成在所緣境上下工夫。一直逼逼逼……,弄到最後胸口很痛,身體很緊,但就是起不了「疑」。

想起疑,就要從「拖死屍是誰?」這個話題中的「誰」去疑著,到底這個拖死屍的是「誰」呢???……這樣反覆不斷地疑著。一次又一次的提問,只有「疑」上加「疑」,這個「疑」就會越來越強。當「疑」越來越強時,就是在「行深」了。行深並非靠腦筋想「我要行深」,然後一直往胸口處使勁看去。若是這種看法,第一支香,感覺還有點力量,第二支香就沒有力氣了,然後開始昏沉打盹;第三支香又開始逼逼逼……。要明白,這並不是在作工夫,而僅是徒勞無功罷了,如果作對了工夫,參起禪來,就相當容易。

就像僧問趙州「狗子還有佛性也無?」州云:「無!」僧便想「因甚道無?」為什麼答「無」呢?他就在「為什麼答無」上,日參夜參,就是這樣而已。所以,參禪是非常簡單的事,日參夜參都不離此話頭。日參夜參一直產生不明白,日參夜參就一直想把它弄清楚、弄明白。這樣作工夫,「疑」才會生起來。如此一來,才不會落入呆坐,卻又錯用功的逼自己使勁看進去。要明白,當主七和尚或維那說:「看著!看著!」,指的是大眾要把「拖死屍是誰?」提起來參究,而不是死命盯著心輪看,千萬不要搞錯方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