禪和心得

成佛之道的路線圖

我本身這次是第四次禪修。其實我第一次的時候,不是來參加看話禪或者是禪修營的,因為我不懂得悠遊自在。那時候因為父親過世,當時我對人生有了一些看法──為什麼人去了,什麼東西都帶不走?我一直有這種疑問,那種說不出來的感受。人就是這樣子嗎?

在前年,我自己出來做生意,拼命的追求,錢賺到了,但是身體弄壞了。過後我決定不再做生意,到另外一間公司打工。當時我的身體弄壞了,也看到父親的去世。

我雖然很早接觸佛教會,但是學不到東西,因為身體不好所以就學氣功,以氣功為主。當時學氣功又看書,看書後才瞭解到,還是要以靜坐才是最高境界。後來我問幾個朋友靜坐的問題,他們說:「你要靜坐,要小心走火入魔喔!」那時候我相當害怕,我在想到底是怎樣走火入魔?問十個,十個不懂得答案!後來我再問他們:「我想靜坐,有什麼方法?」他們會講基本的而已。過後我就參加小止觀的靜坐,學會盤腿、數息之類的。當時覺得好像還不夠,因為教的師父沒有講我想要的東西,我想瞭解更深入的靜坐方法,工夫方面的東西,所以第二次,我就報名門師父這邊的禪修了。

那時候完全不認識門師父,我就一個人來佛教會報名。第一次看到門師父弘法開示的時候,覺得這個人真正有那種份量,我覺得他不簡單,他講的話很穩重,有過來人那種經驗的心。他講的話很簡單,當時講了一句話,我到現在還記得:「提話頭,起疑情,疑情爆破,明心見性。」我想成佛那麼簡單,好像有路喔!我就想要試試看了。師父又講到作工夫的下手處要怎樣做,我相信第一次參加的,是很難做得到。

我第一次參加的時候,第一天到第三天,我的腦筋在轉、在摸索找那個話頭,我想抓到它、控制著它,我覺得很重要。到第三天的時候,想到我腦筋可以說是發黑,當時才看到話頭起處,也是很辛苦。第二次及第三次的禪修也就繼續來參加了。

我對這個法門相當有信心,那時候師父給我們《借殼指月》,我回去以後就從那邊參考,以這書為主繼續再修。以今天這次來講,師父不只在理論上告訴我們作工夫的方法,現在連圖都畫出來。比如你要去吉隆坡,以前只是口頭上說要去,有的人想像力不夠好,看不到的只能想想、走走歪路;但這次連圖都畫出來,有理論又有圖看,對我們修行人來說,我覺得是個福氣,真的是一個福氣!

我們常常會走冤枉路,但這條路很清楚的告訴我們,我們要做的就是檢驗自己,自己作工夫、下工夫而已!

謝謝各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