禪和心得

在空性中懺悔得清淨心

師父:

我看到這盆花不知道是真是假,剛剛一摸,才知道原來是塑膠花。這次有參加修成林「撥心點睛禪療營」的,我想請他們幾位來做心得分享,看看他們在那邊所學到的,跟這邊所學到的有什麼不同?又經過不同的方法練習後,有什麼不同的體驗跟感受?

學員:

我參加「撥心點睛禪療營」,是因為傳聞法師叫我報名,我也就來了,我以為是靜坐而已!在傳聞師父那邊,有時也會自己靜坐一會兒,我也不清楚這性質是怎麼樣的。

因為跟常住的一些問題,心裡掙扎非常大,當時就考慮是回家還是繼續下去?回家又有回家的問題,所以真的很苦。那種苦,就是師父所說的,兩股心理力量的交戰,真的苦不堪言。當我聽到師父描述心理的種種問題時,我就知道我的想蘊特別厲害。回到常住時已經是五點多了,我就請師父們下來喝茶,那時我就向他們懺悔了,把我心裡的壓抑及種種狀態都說出來,過後感覺到很輕鬆。

雖然懺悔了感覺很輕鬆,可是當天晚上在沖涼的時候,當水淋到頭髮上時,突然想到我跟媽媽的關係非常不好,從小就不好,那種壓抑不是三言兩語就說得出來。當時我覺得我這樣是不對的,但如果要我當場向媽媽懺悔,我拉不下臉告訴媽媽我真的很愛她。突然我想到師父教過我們可以自己懺悔,觀想媽媽就在我面前向她懺悔,當時想,那就試試看吧!當念頭一起來的時候,我沖涼時拿的勺子竟然停不下來,我就想媽媽在我面前,我當場就跪在那邊,勺子丟了,整個人在那邊跪著。懺悔過後,我還是在那邊停不下來,也跟師父一直懺悔。總之,我無法形容那個感覺,跟我們平時所謂的懺悔完全不一樣。平時的懺悔只是動作,絕對不是發自內心的。

所以,當我沖完涼一出來,我完全放下那個我執,馬上衝到師父的面前,真心悔意的向他懺悔。那時懺悔過後,覺得整個毛細孔的每一股氣都下沉了,我不知道是什麼?我沒辦法形容那種狀況,也不是快樂,是沒辦法形容的那一股力量。

在禪修營的時候,本來我要跟師父去泰國,但我還是繼續來這邊參與這個禪修會。可能我把自己逼得太緊,我記得第一次喊的時候是在靜坐時,靜坐的時候念頭不多,可是那股力量一直提不起來,感覺不到「究竟是誰」,為什麼那個力量我達不到?我就很急,突然間我的丹田有一股氣湧上來。湧上來時,我一直參話頭「到底是誰!到底是誰!」,可是它越來越厲害,我感覺到整個人好像要爆炸,讓我不能呼吸,後來聽到維那師「噹!」一聲,我已經控制不,喊了很大聲,也不知道多大聲。那時候對大家非常抱歉,我知道當時非常大聲,就如師父提過的,當我動的時候,我感覺整身都動不了,我的手動不了,我想到師父教我們換氣的方法,我就開始慢慢很努力的把氣向外的伸展出去,才讓自己慢慢的靜下來。我覺得這給我非常深刻的體會,雖然我不知道那個是什麼?

接下來這幾天,在這邊我睡得並不多,可是覺得精神很好,通常睡覺的時候,我都還會再提話頭,提的時候,我也不知道那個是什麼?突然間,我看到一整堆的螞蟻出現時,心頭有一股很快的力量,它好像漩渦一樣馬上把它捲進去、把它吸進去,我不知道那個是什麼?很奇怪,怎麼會這樣?我也不管它,繼續提我的話頭,當然很快就過去了。我不知道那個是什麼?

今天早上在靜坐的時候,我看到那個漩渦。漩渦裡面的聲音,有時候是從裡面出來,有時候是從我「到底是誰!」這邊進去,我也不知道那個是什麼?我不懂!當天民強在報告的時候,當他講到「是誰!」的時候,我那一股力量又上來了,我也不知道那個是什麼?裡面就一直「是誰-是誰-」。糟糕了,我又不能呼吸了,所以我大口大口的呼吸,我當時甚至想跟維那師說我不坐了,可是想想還是繼續坐,當我坐下去的時候,它很快就平靜下來,我也繼續參我的話頭。

真的非常感謝傳聞師父,也非常感謝門師父。

師父:

的確啊!我們平常的拜懺都是表面化的,那種懺悔是絕對沒辦法讓你徹底改頭換面的;但當你經過修行以後,突然間在一個禪機觸動下,讓你的心進入一種空蕩的方式而來懺悔,這一種懺悔的力量是非常大的,而且懺悔以後會感到清淨。也因為你的清淨,反而讓你更清楚的看到,我們還有很多根深蒂固的汙穢,會一再的湧上來。所以這時的湧上來是澎湃洶湧的,你根本都擋不住;只要這地方你能夠突破,以後你的心一定能夠很快的靜下來,所以這是非常好的。

參禪時會發現漩渦,從漩渦裡面跑出聲音來干擾你,或者你的聲音「到底是誰!是誰!」,會往漩渦裡面跑進去,其實這都是你修行修得已經有力量了。我們的五蘊妄想,就設計種種的境界、變化故意來干擾你。事實上,你參到看到一個漩渦,只要你能夠用話頭繼續再打它,不要跟著往裡面一直跑;你若追著它跑,追到最後,很快話頭不見了,變成了疑惑,阿賴耶識很深的種子會出來跟你結合,一結合,你就以為那個是對的,你就開始會從疑惑裡面產生很多的抗拒,想要排斥,要逃離開,那這時的修行方法就會很麻煩。所以不管漩渦怎麼轉,你能夠用話頭提到讓它不轉,一覷覷定,讓它停下來,只變成一片黑暗跟無明的膠著狀態,這時候你的疑情才會開始有力量,就不會被分散掉。

假定湧出來沒有去分別它,就比較不會被抓著;假定湧出來的東西會跟你的第六意識結合,你知道是什麼了,那就很麻煩了,那個時候你就被它牽著鼻子一直往外跑。往外跑,你就跟著境界跑,跑到最後你就喜歡跟人家說,我看到觀世音菩薩跟我拍肩膀啦,我是他師兄弟呀!…一大堆的境界就來了,就很喜歡講給人家聽,那就完了。

至於會僵硬這個部份,是色、受兩蘊來干擾你。色、受兩蘊有時候你是完全作不了主的,自己在修的時候,就會出現這些狀況來干擾你,所以它是很細微的,也是最初步的一種干擾。等到你第六意識會跟著境界跑時,那幾乎你已經是不能控制的狀態了。至於在參禪當中,發現有這種境界或者覺得有什麼變化,只要你不害怕都不會有事的,最主要是提醒各位──不要跟著境界跑,不要去追境界、抓境界;反而境界出現,你要保持著距離,離開它,成為一個旁觀者,不要掉到漩渦裡面。

在台灣我主持禪七,有一些人修得很好,但等到疑情起來後,很快就轉為疑惑。轉為疑惑,他就掉到漩渦很深的地方,會進入無記的人也會這樣的,修行用了力後也會這樣。所以,假定常常進入無記的人,就是會有一些眾生干擾你,讓你生一些莫名奇妙的病,所以最好是不要進入無記!現在知道自己以前常常進入無記,如今更要提起定力,讓自己不要再掉入無記的漩渦裡面,這樣會比較好。

無記,就是因為什麼都不想,進入一片空白,才會掉入無記;無記以後,就會產生這種境界。境界是不一定這樣的,有的會有影像,或者像在看連續劇,那是不一定的,每個人的狀況都不同,其實這都是你的心破了洞,你不能控制第六意識,因此阿賴耶識的種子無緣無故就冒出來,你就以為眾生來了。其實不會的,因為眾生要干擾一個人,你修行必須要修到破了五蘊裡面的任何一蘊,它才有可能故意來干擾你。五蘊裡面都有十種魔,所以在《楞嚴經》講得很清楚,只要破了五蘊,有五十種魔,但是也不一定每一個人都會有魔境,有些人在修行上他可以都沒有魔境的。這就要看他前生前世有沒有修得很好,修得越好,他的魔境就越少;假定你過去生世修得比較差一點,那你這一生在修行上魔境就很多,這一定是這樣的。

所以,通靈是不好的。很多人都被騙了,很多人覺得很好玩,所以才會很慘,怎麼死都不知道啊!像佛賜他媽媽跟人家治病,假定她執迷下去,一直在跟人家治病,到最後她自己會病的,那時就不曉得怎麼辦了,所以這是不好的!